雖然面臨著論文交不出來的危機, 但是八月是蘇格蘭(Scotland)的首都愛丁堡(Edinburgh)藝術節, 是當地一年一度最隆重的盛事, 所以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藉著這機會趁機來蘇格蘭遊玩一趟.

蘇格蘭位於英倫島(Britain)的北部, 與英格蘭(England)是臨境國家. 雖然在聯合國蘇格蘭並不代表一個國家單位(而是與英格蘭, 威爾斯, 北愛爾蘭一起組成的United Kingdom, 頭頭就是伊莉莎白二世), 但是在像足球或橄欖球等許多英國人發明的運動裡, 蘇格蘭被允許以Scotland名義派一隊參賽. 一方面為了尊重英國是發明國, 另一方面大概是因為英格蘭人無法跟蘇格蘭人好好合作吧({#emotions_dlg.emotion_b06}他們有夠度爛對方的).

蘇格蘭當地有許多旅遊團提供遊玩蘇格蘭北方的高地的行程, 有的package是五天行程, 有的三天, 剩至最短還只有一天的. 一心想成為({#emotions_dlg.emotion_b07}把自己認為是)背包客的我, 當然不能選擇那草草了事的短行程, 所以就決定選了"MacBackpacker"的蘇格蘭高地五天行程, 最便宜也最有名.

蘇格蘭跟台灣很像, 是個以高山地形為主的國家, 但面積是台灣的兩倍多, 而人口卻只有500多萬. 蘇格蘭的原住民是Picts與Caledonians, 這兩個族群現在已經消失了. 在羅馬帝國統治英格蘭時, 就是為了防止這兩個被他們稱為野蠻民族的不斷騷擾, 而建造了著名的Hadrian's Wall, 一個類似萬里長城的縮小版. Pict人的照型, 就大概是像在Clive Owen的電影"King Arthur"裡Keira Knightley扮演的土著的樣子. 他們會把全身用染料塗成藍色, 個性非常好戰與兇狠. Pict的文化的遺蹟散佈在蘇格蘭各地. 我們的導遊兼巴士司機Neil第一站就帶我們來到一個叫做Dunino的地方, 位於愛丁堡與聖安德魯的中間. 在一個幾乎廢棄的叢林裡可以看到許多Pict人當時聚集的舞台與在這裡留下的東西. 左邊的圖是被Pict女王拿來跟戰士們訓話的高台, 右方的圖則是Dupplin Cross, 一個十字狀加上一個圈的Pict符號, 常與基督教的十字符號混淆.


               
[Pict女王鼓舞軍隊時的高台]                              [Dupplin十字架]

Neil是個道地的蘇格蘭人, 說著一口非常重的蘇格蘭腔英文. 老實說我認為這種英文很好聽, 比起整天"Cheers, Mate!"與"Tarr!"的利物浦(Liverpool)人口音比起來好聽多了. Neil與大部分蘇格蘭人一樣, 非常以自己的國家為榮. 當他說"My country"時指的絕對不是UK(United Kingdom), 而是蘇格蘭. 他也遺傳到蘇格蘭人非常會說故事的本領(許多蘇格蘭傳說都是一代接著一代口傳下來), 所以在這五天裡, 就一直不停的聽他對我們blablabla虎爛... 說到蘇格蘭人的樂觀那更是讓我感到佩服. 在歷史上一路走過來所經歷到的東西跟今天的台灣有這麼一點類似. 身在一個巨大的鄰居國家旁, 他們也曾經為了爭取自由抗爭過, 不過再怎麼樣他們還是不忘幽默的本性. Neil就說english people果然fuckin' unfriendly, 因為上次他帶團到了第四天竟然還有英國人叫他"Mr. the bus driver", 結果她最後才發現是自己忘了介紹他的名字了...


                                               [Neil介紹著Dunino的歷史]

ytcbenja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