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早晨, 去了Salzburg Castle參觀. 城堡的佔地蠻大, 而且地形佔盡戰略優勢, 是個典型的易守難攻的歐洲城堡.
在城堡中庭發現了這顆樹, 總絕得很不搭, 就像被困在宮廷裡的一個生命.


城堡裡還有個很大的軍事博物館, 紀念館, 記載著奧地利人的戰史. 對我們參觀者來說, 這只能說明奧地利多麼不會打仗. 奧匈帝國國土這麼大, 軍事能力卻是弱的可以. 軍人穿著華麗的軍服, 留著驕傲的八字鬍, 卻在一次大戰時連塞爾維亞都快要應付不了, 更不用說對俄羅斯與義大利. 奧匈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拖油瓶, 害慘了普魯士(Prussia = 德國).

不過紀念品店倒是很有趣, 許多精緻的木製玩偶.


Hellbruun是德文夏宮的意思, 並沒有任何跟地獄(Hell) 有關係的意思.
Salzburg的歷代城主都是主教, 他們都習慣在夏天時來夏宮居住, 避避暑. 可是這裡明明就只距離城堡大約幾公里, 夏天時真的會比較不熱嗎?...


在夏宮旁邊就是Salzburg動物園. 很虛的一個動物園, 佔地大卻沒太多動物.
上面這隻動物我一看到他就想笑, 長的一臉憨厚老實樣. 他是小隻的, 旁邊有一隻大約8倍體型大小的是他媽媽, 他們都在吃樹枝.
誰知道他叫什麼阿?


在離開Salzburg前去看了一個展覽館, 裡面展示了各式各樣的精緻手工玩具. 有袖珍屋, 木偶(Puppets), ...等. 剛好在一旁有個古董級相機的展覽, 這支Icarette是20-30年代的膠捲底片相機.


坐火車往因斯布魯克(Innsbruck)的途中, 碰到了大風雪.

我從來沒有看過積雪積的這麼厚, 有些房子甚至似乎要被埋起來了...

ytcbenja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