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頂帽子, 波士頓紅襪(Boston Red Sox)的比賽棒球帽. 我在去年出國前買的, 在英國的這段期間, 無論去哪幾乎都會帶著它.

 

這頂帽子妙的地方, 就是不管在哪裡都會吸引其他人來跟我聊天.

 

先是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因為我簽證的關係, 所以必須在開學前先出英國到歐洲然後再進去, 我就選擇了荷蘭. 在參觀阿姆斯特丹的海尼根工廠時, 賣票人員一看到我就說: Hey Boston Red Sox! They played well yesterday! 原來這位荷蘭朋友也是個棒球迷, 當時波士頓紅襪正在跟洋基三連戰, 第二戰好像是Josh Beckett 對上王建民, 結果王建民被擊敗, 也使得Beckett擺脫了王建民的糾纏, 離勝投王又更近了一步.

 

還有就是在埃及神殿裡. 神殿裡黑黑暗暗的竟然也會有人突然在我面前蹦出來, 說Yeaaa! Red Sox! I am from Boston... 馬上就跟我相認. 當時紅襪正在陷入困境連敗中, 那位老兄就說沒關係的, 紅襪一定會拿下分區冠軍, Tampa Bay不可能霸佔龍頭到賽季末的. 現在想起來蠻好笑, 因為Tampa Bay光芒依舊是美聯東區第一進入季後賽, 並在美聯冠軍賽與紅襪碰頭, 可以說將會有一場大戰...

 

在來就是在蘇格蘭. 有許多一看就知道是觀光客的老人, 都會過來問我說:where are you from? 當我說Liverpool時他們就會皺起眉頭問我說:So why are you wearing this cap? 我得花一番功夫跟他們講我很喜歡紅襪隊, 並閒聊幾句目前戰況.

 

現在在歐洲, 依舊會有人跑來針對我帽子跟我聊天. 在巴塞隆那的一天晚上, 我在Tapas Bar吃著西班牙晚餐, 隔壁的老兄就問我是不是Boston來的. 我跟他說不是我是住在利物浦的台灣人, 他接下來解釋說他是紐約人但住在波士頓十幾年了, 目前在歐洲度假. 他在美國的室友是台灣人, 是個紐約洋基的球迷, 原因當然是因為支持王建民. 我就跟他說, 我只看棒球, 支持球風好看的球隊, 不管誰是哪國人, 何況我根本不喜歡王建民這娘娘腔. 他就笑著跟我說他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他說他其實是紐約大都會的球迷, 並開始抱怨大都會最擅長在最後時刻搞砸已經到手的季後賽門票. 聽到這裡我只好安慰他, 明年加強牛棚還是有機會的...

 

在法國時, 在普羅旺斯高山的城堡上, 也有美國人過來問我知不知道我帽子的意義. 我跟他說當然, 我可不是那種只會帶NY的帽子卻完全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我順便問他有沒有季後賽的新消息, 而就是他告訴我紅襪已經擊敗LA天使隊, 目前與Tampa Bay光芒要爭美聯冠軍. 他說他自己是Milwaukee人, 他的釀酒人隊已經被費城人隊淘汰開始過暑假了...

 

我認為這也是自助旅行好玩的地方,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碰到什麼樣的事情或人物. 即使一頂小小的帽子也可以讓我認識這麼多陌生人. 原來, 就算相隔這麼遠的人也有這麼多相同之處. 簡單來說, 就是So far and so close...

ytcbenja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